含羞草app研究所在线观看

   “我挂电话了。”董眠不上当。

   杜芸晴啥都不记得了,只知道盯着董眠看。

   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考完试,将排球放回去框子里,转身离开。

   最后,黎老爷子站在了董眠的跟前,声音低沉,毫无情绪:“董眠?”

   董眠视线模糊,皱了眉头,可她还没说话,黎老爷子已经将董眠的眼镜还给了她,转身离开。

   黎越铠一愣,笑了,这回郁闷的心情才真正的一扫而空,“我这边风太大了,听不清,再说一遍?”

   黎越铠昨天出国了。

   董眠沉默了一会,小小声的说:“我……想你。”

   “小眠,你……你说他是不是,是不是——”

   她哪知道?

   他摘下了董眠的眼镜。

   董眠忙将眼镜戴上,皱眉的看向了向已经离开的笔直身影。

   “你好漂亮啊!”

   董眠摇头。

   “也是,你都不认识他,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特意来看你的?”

   他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话。

   黎老爷子一步步的走了过来,气势慑人。

   “不过,他是特意来看你的吗?”

   “对不起。”

   身形却并不见他这个年龄的佝偻,而是挺拔凛然,眉宇间是慑人的威严气势,那双深邃锐利的眼眸直直的横向董眠。

   杜芸晴忙跟上,吱吱喳喳的问个不停,“对了,刚才那个人是谁啊?你认识吗?好威严,好可怕啊!”

  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。

   黎越铠刚散去的烦躁慢慢的又从心脏魔某一处飘散开来,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这样吧?

   看了一会又将她的眼镜摘了下来。

   她哪知道?

   周围扬起了一片抽气声。

   他沉着俊脸,打了电话回来,“小眠眠,怎么回事?嗯?”

   而他们和她认识了这么久,都未曾尝试过这一点。

   她忽然明白,为什么黎越铠对她死心塌地了,为什么黎越铠会对唐一玥和柳朦胧没心情了。

   一会阴雨连绵,一会晴空朗朗,或许这就是青春时期恋爱的滋味吧。

   可她真实的容貌却在校园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 不过,她倒是觉得黎老爷子眼光独到,在那边站一会,就看到了董眠隐藏在镜片下的惊人美貌。

   高中有过学排球的经历,所以大学倒是容易上手一点了,可打球的动作还是很笨拙,考试分数依旧不高。

   她一向不擅长体育运动,怕选别的不及格,所以她还是选了排球。

   他已经基本上能独当一面了,也越来越忙了。

   挂了电话,黎越铠自言自语:“你啊,总是有本事让我操碎了心。”

   董眠摇头。

   而且还是她最不擅长的体育考试。

   ***

   ,12号更新完毕~

   董眠不语。

   杜芸晴笑了,“终于有一样东西我比你厉害了,啧啧,不容易啊。”

   “恋爱的时候吵吵闹闹不是正常的吗?再说了,谁的恋爱不是酸甜滋味俱的?你有时候是能把我气死,可绝大多时候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难道不是快乐的吗?”

   她一会后,说:“我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 老人两鬓斑白,脸上残留着岁月弥留的痕迹。

   转眼间,又到了学期末,很快就要结束一年的大学生活了。

   董眠摇头。

   “不认识?那……那他为什么特意来看你?”

   那边,站着一位老者。

   黎老爷子面无表情的盯着她,那凛冽的目光似乎想要把她从里到外看个透彻。

   慢慢来吧,她就是一桩木头,祈祷她能开窍,并不容易。

   “越铠……”

   是……

   董眠:“……谢谢。”

   惊艳了众人目光的董眠还不自知,“怎么了?”

   他说过不许她在他人面前摘下眼镜的,她却在操场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了这件事?

   黎越铠出国了,董眠却要考试了。

   杜芸晴没见过世面也知道,就黎老爷子那气势,估计来头不小。

   连远在国外的黎越铠都知道了。

   她没见过他,不认识他。

   比唐一玥还要漂亮!

   她从来不知道董眠漂亮到这种程度。

   说完,她骤然顿住了脚步,似乎想到了什么,拉住了董眠。

   黎越铠哈哈大笑,目光渐渐柔和:“我也想你,小眠眠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她是喜欢他的。

   她怎么能这么漂亮?

   以前只有学习,和黎越铠恋爱后,就是学习和黎越铠了。

   董眠:“……”

   “没有,快乐的。”

   只是,她的喜欢不够他要的这么深罢了。

   黎越铠轻哼一声,算是放过她了。

   能让董眠上心的事不多。

   董眠愣了下。

   尤其是站在董眠身边的杜芸晴,近距离的将董眠面部的五官看了个透彻,惊艳得嘴巴真的差点掉地了。

   “那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?”

   静默片刻,“没有了?”

   “是不是看上你了?”

   说完,他咬牙:“还是……小眠眠跟我在一起不快?”

   杜芸晴也发现了那老者,不安道:“他不会是我们学校的老教授吧?难道我们做错什么了?”

   如果她不认识,那就怪了。

   一摘下来,她就语不成句,“小眠,你……你——”

   可他亦甘之如饴。

   再说了,男人都好色,到八十岁了,对小姑娘的热情都不见得会减退。

   有她这样的干净到纯粹,漂亮得真正少见的美女,别的女人在黎越铠的心里估计只是庸脂俗粉的存在了!

   不怪她往那方面想,真的太奇怪了。

   董眠狐疑的回头。

   “我总让你心情不好。”

   不是对不起就是谢谢,她这是想跟他分手?

   班上的其他人人都吓了一跳。

   所以,忽然出现了一个老人,在她的心里没泛起多大的涟漪,她很快便抛诸脑后。

   而杜芸晴和班上的人已经顾不上猜测这老人的身份和来意了。

   那个人能做她爷爷了。

   都紧盯着董眠漂亮净白的脸庞。

   董眠点头,“你是谁,你……认识我?”

   始料未及的举动,让所有人包括董眠,都一头雾水。

   宅女在家打游戏

   她拨开了杜芸晴的手,杜芸晴讪笑,“我这不是开玩笑嘛。”

   董眠和杜芸晴都不是见过什么世面的人,吓得节节后退。

   董眠还没说话,忽然顿了下,朝着侧边看了过去。

   诚如她所言,她要是不喜欢他怎么会答应和他在一起?